出海新势力后浪汹涌TikTok、SHEIN、米哈游、赤子城异军突起
发布时间:2022-08-12 04:22:34来源:华体会官方平台下载app 作者:华体会体育在线登录入口

  TikTok无疑是当今海外网民的第一“时间杀手”,除了月活突破12亿大关、用户使用时长多次超过Facebook、YouTube,还长期蝉联全球应用下载量冠军,可谓第一款真正意义上实现全球化的中国互联网产品。

  事实上,在海外取得巨大成功、而又不为人知的中国互联网产品,远不止TikTok一个,越来越多来自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在全球声名鹊起,在社交、娱乐、电商等领域全面开花:

  去年起,SHEIN取代亚马逊美国购物类App榜首,如今有望成为全球第三大独角兽;米哈游旗下手游《原神》不仅经常登上Twitter世界趋势,更是频频蝉联海外手游收入冠军;赤子城旗下社交应用MICO近两年稳居美国社交应用畅销榜前列,同时在中东俘获了无数土豪……

  如今,世界各地的人们用TikTok创造流行,用SHEIN追赶时尚,用《原神》开启冒险,用MICO结交好友……来自中国的App渗透进了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这些若是发生在早几年,可能没人会相信,甚至会被质疑。但如今的事实是,TikTok、SHEIN、米哈游、赤子城等“出海新势力”的全球化业务远比想象中强大,甚至可以和硅谷企业“掰手腕”。

  近年来,国内互联网增速放缓,可海外仍是一片蓝海,这些具有前瞻性的企业,不仅为中国公司展示了更多可能性,同时在国际市场展示着中国力量,成为各细分赛道企业研究出海的典型案例。那么,“出海新势力”是如何把握时代机遇,在出海浪潮中一步步成为“领头羊”的?

  字节跳动在2017年底以近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musical.ly后,将其与TikTok整合,很快受到全球用户的欢迎,也让字节跳动一举成为足以威胁Facebook、YouTube、Snapchat的企业,打破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出海魔咒,成为走出国门并打败同类公司的成功范例。

  为了尽快实现全球化,TikTok先是复制了国内抖音的业务模式,利用“标签挑战赛”等一些在中国被证明非常成功的策略,创造了可持续循环:鼓励用户创建高质量内容,内容吸引更多用户参与挑战,然后更多用户加入活动。

  基于对各地用户的理解,TikTok在向不同市场扩张时,采取了多中心导向的战略,并向用户推出了不同版本的TikTok,以实现更好的国际化。例如,日本用户不能访问美国版本的TikTok,并且不同国家版本中的大多数内容是相互隔离的。

  另外,TikTok和今日头条初试全球化如出一辙,发达国家是TikTok本地化的首站。文化娱乐属性的产品,一旦攻克枢纽,再向其他区域辐射,就属于文化降维打击。

  有字节跳动的员工总结称,“TikTok和快手、Likee最大区别是,占领发达国家。它有一个公共池子,美国内容供应全球,抖音内容供给东亚、东南亚,威力特别大。”

  很快,TikTok俘获了大批海外Z世代的芳心。根据Statista数据,10-29岁美国用户占据了 TikTok 美国用户的60% 以上,PEWResearchCenter 数据也显示 TikTok 在 18~29 岁用户中的渗透率接近 50%,足以看出其在Z 世代用户之间的风靡程度。

  根据太平洋证券推算,截至 2021H1, TikTok在北美、欧洲、南美、东南亚、中东、南亚、俄语地区的平均DAU已达到0.8、1.1、0.9、1.1、0.8、0.8、0.4 亿。

  伴随用户数量和使用时长的膨胀,TikTok的商业化进程也随之加快。研究机构Insider Intelligence预测,日前对TikTok 2022年的广告收入将达到110亿美元,这个数字将超过其竞争对手Twitter和 Snapchat 的广告收入之和。

  另外,TikTok电商也按下了快进键。据财联社,TikTok电商2021年GMV最高约60亿人民币,其中70%以上的GMV来自印度尼西亚,剩余不到30%来自英国。TikTok电商2022年GMV目标接近120亿元,将在2021年的基础上翻一倍,未来有望成为TikTok的另一大收入支撑点。

  作为“出海新势力”的领航者,TikTok对国内出海企业来说已经成为一个标杆,更是一座灯塔。而对TikTok来说,现在的成绩只是个开始,未来还有更大的仗要打。

  中国跨境电商近年来实现跨越式发展,据海关统计,2017~2021年,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5年增长近10倍,2021年进出口额达到1.9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

  而整个跨境电商领域中走出来的最大的“增长神话”非SHEIN莫属。长久以来,亚马逊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称霸海外多年,近年来,却遭到了以SHEIN为首的中国跨境企业的连番挑战。日前,SHEIN登顶美国App Store下载量榜首,超过亚马逊。

  据彭博社消息,SHEIN最新估值高达1000亿美元。放在电商平台中,相当于两个拼多多;放在时尚快消公司中,估值已超过ZARA和优衣库母公司;放在全球初创公司中,仅次于字节跳动(1400亿美元)和SpaceX(1003亿美元),有望成为全球第三大独角兽企业。

  已经14岁的SHEIN,虽是国内最早一批涉足跨境女装销售的电商公司,但其真正的爆发式增长主要发生在过去三年。公司从2015年起着重打造高效运转的供应链,逐渐形成了被业内津津乐道的“小单快返”模式。如今,SHEIN在珠三角的成衣加工厂数量在300~400家,面料合作厂超100家,使SHEIN从服装打样到生产到配送到消费者手中,只需不到20天,极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压缩生产周期。

  资料显示,ZARA 700~1000人的设计师团队支撑着公司每年1.3万件新品,而SHEIN的设计师和买手团队大概300~400人,每年的新品数却达到了60万量级。

  海豚社创始人李成东曾透露:“一般传统服装品牌生产周期为2-3个月;快时尚巨头如ZARA,首单从设计、生产到线个月,极端情况可压缩到半个月;而背靠这类供应商的SHEIN,首单生产周期仅为半个月,加急情况下会压缩到一周。”

  2019年前后,SHEIN踩准海外网红经济爆发的节奏,通过在TikTok、Instagram、Youtube等平台上的大量网红合作带货,且价格比ZARA便宜一半,从而在海外年轻人中一炮而红。另外,疫情的冲击又再次为SHEIN添上了一个增长引擎,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从2019年到2021年,SHEIN的销售额番了近10倍,用户迅速扩张至全球220多个国家。一路走来,SHEIN经历了选定女装赛道,到以女装为核心不断向童装、男装、美妆、饰品等多品类扩张的综合性购物平台之路。

  目前,SHEIN的品类略显单薄,距离目标达成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新扩展品类能否与女装构成业务协同,成为SHEIN必须思考的问题。但毋庸置疑的是,SHEIN的增长奇迹,让无论是海外用户还是海外电商企业,都看到了中国跨境电商的实力。

  2021年上半年,中国自主研发的游戏在海外市场收入达81亿美元,同比增长47%,海外游戏市场份额占比达23.4%,超越占比17.6%的日本,成为全球第一,而在2017年,这个数字仅为10%。中信证券预测,中国移动游戏未来4年在海外市场的复合年均增长率上涨20%,市场空间相比2021年将实现翻倍增长。

  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里,除了游戏领域的“老大哥”腾讯,米哈游在近两年正成为国产游戏历史上的一座丰碑,凭借被业内评为“有史以来最受外国人喜爱的中国手游”的《原神》,米哈游正式在海外开启了逆袭之路。

  目前,《原神》已经进入56个国家和地区的App Store下载榜Top20,包括美国、法国、德国在内的36个国家及地区App Store下载榜前10,不仅经常登上Twitter世界趋势,更是频频蝉联海外手游收入冠军,成为一款世界级的明星游戏。美国权威游戏杂志《Game Informer》对《原神》的评分达到9.25分,这是年度最佳游戏的分数。

  有评论认为,欧美主流游戏中的女性角色大多接近好莱坞、漫威刻画的女战士形象,而《原神》的女性角色则是可爱的二次元美少女形象,给玩家带来了新鲜感;在融入日本二次元文化的同时,《原神》的世界还植入了张家界、桂林等地的山水风景,让不少海外玩家期待疫情结束后探访中国的壮丽山河,不仅让用户在众多手游中耳目一新,还成了中华文化输出最成功的案例之一。

  《原神》是米哈游从2017年起立项组织400人研发团队、耗资1亿美元的手游,在2020年9月正式推出。米哈游联合创始人及总裁蔡浩宇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原神》上线之后每年的继续研发和运营成本为2亿美元。

  如今,米哈游已是一家拥有四千名员工的互联网“中厂”,并在新加波、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等地设立分公司,从对游戏研发与运营的投入,其全球化的野心可见一斑。

  数据显示,米哈游在2021年的年营收约328.54亿人民币,净利润为185.40亿元。仅从该数据来看,米哈游的确有着充沛的现金流。

  对于拥有《原神》、《崩坏学园》、《崩坏3》等众多游戏的米哈游来说,《原神》在国内和海外取得了“双丰收”,如今已成为这家公司最重要的一笔财富,获得了可以和腾讯“掰手腕”的资本,接下来有望和海外更多游戏厂商展开激烈“战斗”。

  尽管这一赛道已涌现多位佼佼者,但依然有越来越多开发者闻风而来。跟熟人社交市场趋于饱和不同,开放式社交出海仍然 “水大鱼大”。有数据显示,未来5年其市场规模将达到千亿美元,未来依然“遍地是黄金”。

  其中,赤子城科技作为最早出海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近年来专注全球开放式社交赛道,凭借“贴地飞行”的本地化优势,被《彭博商业周刊》等多家媒体称为“国际土著“,成为社交出海赛道的代表。

  和美国的开放式社交巨头Match Group相似,赤子城形成以Yumy、MICO、YoHo为代表的音视频社交产品矩阵,创建了视频匹配、开放式社交、语音房等社交场景,满足了用户的多元化社交需求,由此迅速走进了中东、东南亚、北美、欧洲、日韩用户的社交娱乐生活。

  过去两年,新的社交出海面孔不时在各大社交排行榜中出现。作为先来者,赤子城在本地化、内容生态等方面建立了“护城河”,守住了其“社交出海第一股”的地位。

  由于各市场的文化习俗不同,根据不同地区进行针对性运营,是企业高效增长的重要手段。赤子城在埃及、泰国、美国、日本等全球十余座城市搭建了本地化团队,信奉“让前方听得见炮火的人做决策”,实现了研发、产品、运营、营销等方面的“贴地飞行”。

  在日本,造星产业十分成熟,内容创作者格外注重“成名”机会。为了吸引更多创作者加入平台,赤子城每月都在当地举办多场活动提供曝光机会。比如去年,赤子城与软银集团合作,让多位内容创作者成为SoftBank的特邀模特,登上实体宣传品封面。

  在泰国,已经是当地头部社交企业的赤子城,更注重在当地市场的品牌影响力,并不断开发新的玩法。其在今年初邀请了当地乐队创作演唱、当地知名女演员和MICO红人共同出演MICO的主题MV,如今已在YouTube获得超5000万浏览量。

  在中东,深入扎根的赤子城去年获得了埃及政府颁发的001号社交牌照,这也是当地迄今为止颁发的唯一一块行业牌照。

  为了让产品更具沉浸感,赤子城建立了内容生态。据了解,MICO等产品为平台创作者提供了全方位的扶持计划,打造了活跃的内容互动社区。比如MICO在北美举办“年度盛典”,让活动中脱颖而出的红人们登上了美国纽约、洛杉矶等地的地标建筑大屏幕。针对美国人喜欢表达个性的特点,MICO推出了“真人秀”栏目,鼓励用户在平台里展示自己的日常生活。

  出海10年,赤子城已经形成了一套可复制的方法论,通过不断完善技术中台、智能算法中台、全球运营中台等体系,使公司可以将一款产品的成功经验运用到另一款产品上,将一个市场的成功复制到另一个市场,避免了反复造轮。

  在data.ai发布的中国非游戏应用出海收入30强榜单中,赤子城旗下MICO、YoHo等产品屡次进榜,MICO长期稳居前10。在中国非游戏厂商出海收入榜上,赤子城一度位列第4,仅次于字节跳动、腾讯等企业。去年,公司在北美实现了飞速发展,资料显示,美国已成为赤子城第二大收入国家。

  然而赤子城的目标显然不止于此。公司CEO李平曾多次表示,公司致力于成为全球最大的开放式社交公司。如今,这家公司已在全球多个市场“开花结果”,若能持续贴地飞行、把本地化能力发挥到极致,未来有望与Match Group正面对决。

  娱乐、电商、游戏、社交,中国互联网公司在海外开荒拓土、披荆斩棘。尽管出海过程仍会遇到种种阻力,但在互联网全球化的浪潮之下,中国互联网产品依然后浪汹涌,势不可挡,成功全球化的产品只会越来越多,渐渐呈现“百花齐放”态势。

  面对群雄逐鹿,入局较早的“出海新势力”们依然在全球化的路上遥遥领先,无论在产品创新还是运营深耕等方面,均建立起了自己独特的竞争壁垒,甚至不断向第一批全球化的欧美互联网巨头们发起挑战。未来,“出海新势力”的高成长趋势有望长期延续,不断带给世界新的惊喜。

上一篇:不公平?美国随意制裁他国别的国家 下一篇:三流员工拼时间二流员工拼能力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