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国产操作系统第一股”主业竟然根本没有操作系统!麒麟信安以国产系统之名……
发布时间:2022-08-19 12:38:45来源:华体会官方平台下载app 作者:华体会体育在线登录入口

  提到操作系统,大家首先都会想到微软的Windows,我国PC端操作系统长期被微软垄断,麒麟信安桌面(PC)操作系统竞争能力如何呢?

  先来看大家最关心的桌面操作系统业务。尴尬的是,2019年以来,麒麟信安的桌面操作系统营收,长期仅有百万规模,近乎为零。

  服务器操作系统作为主要产品,贡献近七成营收,主要应用于电力、党政、国防领域,国家电网常年是其第一大客户。

  自2019年以来,信息安全一直是公司的第一大业务。2021年,信息安全实现营收1.69亿,占总营收的一半,云计算实现营收0.92亿,也超过了操作系统。

  如此看来,操作系统业绩萎靡,信息安全业务反而脱节发展成为主业,称麒麟信安是“国产操作系统第一股”并不客观。

  整体来看,我国国产操作系统市场规模呈逐年增长趋势。2020年,国产操作系统的市场规模达到26.68亿元,同比增长20.30%。

  尴尬的是,2020年,麒麟信安操作系统仅实现营收0.49亿,营收增速竟然为零!2021年,营收虽然增长至0.7亿,但规模仍在1亿以下。

  2019年,中标软件和天津麒麟合并成为麒麟软件,要知道,这两家企业已经在党政、国防办公等领域,占据了国产操作系统90%以上的市场份额。

  重组后的麒麟软件,在营收规模上可以说是碾压麒麟信安,强强联合使得麒麟信安的操作系统业务以后的路更加难走。

  综上,麒麟信安头顶“国产操作系统第一股”光环,主业却是信息安全,操作系统业务逐渐边缘化,颇受市场关注的桌面操作系统业务,营收近乎为零。

  二、信息安全就靠一个客户,成本97%是原材料,毛利竟高达70% 1、靠唯一大客户撑起的信息安全业务

  公司信息安全业务主要是采用自研技术手段对终端数据、服务端数据和数据中心数据进行防护,包括安全存储系统、电子文档安全管理系统两大产品,主要应用于国防、党政单位数据存储加密系统。

  $深信服300454)(300454.SZ)$主要向客户提供信息安全、云计算、企业级无线相关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主要面向企业级用户。2021年,深信服的安全业务营收达36.89亿。

  $奇安信-U(688561.SH)$专注于网络空间安全市场,客户包括政府、企业、金融机构等。2021年,奇安信网络安全产品实现营收38.59亿。

  2021年,麒麟信安信息安全营收仅为1.69亿,连深信服和奇安信的零头都不到。而且,麒麟信安的客户主要面向国防领域,在企业级用户领域,似乎并啥竞争力。

  2019年以来,信息安全逐渐成为了麒麟信安的第一大业务。有意思的是,这一业务的发展,可以说完全仰仗唯一大客户A1单位。

  2019年以来,麒麟信安信息安全业务营收的80%以上均由A1单位贡献,真的是一个大客户撑起了一块业务,还撑起了公司的半边天!

  A1单位作为国防领域的集成商,早在2015年就和麒麟信安开始合作。不过,如此依赖唯一大客户的风险还是肉眼可见的,当A1单位的信息安全需求下降或饱和,对于麒麟信安的影响可想而知。

  2019年至今,信心安全业务的成本中,直接材料的占比常年高于96%,而人工成本仅占2%-3%,而且最高不过100万出头。

  换句线块都是采购原材料的成本。在再生产环节中,麒麟信安既没有耗用人力也没有耗用高精尖设备赋予产品更高的附加值,更像是将买来的原材料直接组装出售。

  相比之下,同行业直接材料的占比则要低很多。深信服的直接材料占成本的比重在70%上下,服务成本主要是客户服务部门产生的成本费用。

  将组装好的硬件灌装上自己的软件后,麒麟信安竟以高达60%-70%的毛利率卖给自己的唯一客户,这是逮着一头羊往死里薅啊!

  2021年,深信服和奇安信的研发投入分别高达20.88亿、17.48亿,而麒麟信安仅仅为0.6亿。

  同时,2021年,深信服和奇安信的研发费用率均上升至30%左右。然而,体量更小的麒麟信安,研发费用率却下降至17.81%,似乎并不重视研发投入。当然,可能重视了利润就没了。

  2021年,奇安信拥有研发人员3,793名,拥有662项网络安全领域的主要发明专利和1,099项主要计算机软件著作权;

  深信服则拥有研发人员3,550人,当年新增授权专利180件、新增获准登记的软件著作权73件。

  2019年-2021年,麒麟信安合计享受税收优惠0.83亿,而这三年累计实现的归母净利润也不过2.31亿,即税收优惠贡献了净利润的三分之一还多。

  期间,麒麟信安仅实现营收0.28亿,同比下滑40%,净利润则亏损0.05亿,同比下滑143.66%。

  麒麟信安对此解释为:一季度营收下滑主要是受疫情影响,亏损则是由于员工人数增加,相应开支增加。同时,截至2022年3月底,公司拥有在手订单3.7亿。

  其主要原因是:2021年下半年,麒麟信安确认较多收入,但相应的应收款项尚未全部收回,使得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下降至2.57亿,比2020年还少了七千多万。

  此外,由于麒麟信安的客户主要为国防企事业单位和大型国有企业,该类客户在年底或年初进行规划和预算,项目验收一般在三、四季度,因此,公司的营收具有季节性特征,主要集中在三、四季度确认。

  公司的现金流状况取决于下游客户的付款情况,2021年四季度,单个合同在100万以上项目的平均实施周期在214天-330天左右。

  上文提到了银河麒麟、中标麒麟和麒麟信安,不了解的老铁想必已经晕了吧?为了不耽误各位老板发财的时间,风云君特意将这部分内容后置。

  说到国产操作系统,不得不提到坐落于湖南省的国防科技大学(简称“国防科大”),可谓是国产操作系统的摇篮。

  2002年,国防科大牵头承担了国家863计划软件重大专项课题——国产服务器操作系统内核项目,号称建国以来最大的软件项目。

  2007年,为了将上述成果进行产业化推广,长沙银河、中标软件、长沙软件园、北京华盾四方一拍即合,共同投资设立湖南麒麟信息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简称:“麒麟工程”)。

  其中,长沙银河隶属国防科大计算机学院的全民所有制企业,中标软件是$中国软件(600536.SH)$的子公司,北京华盾则由麒麟信安的实控人杨涛杨老板控制。

  不过,好景不长,由于产业化进程缓慢等原因,2009年至2010年,除北京华盾之外的其余三方,先后退出麒麟工程。麒麟工程就成了杨老板的全资子公司。

  2010年,中标软件的“中标Linux操作系统”和国防科大研制的“银河麒麟操作系统”合并为“中标麒麟操作系统”。

  2014年,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和天津市政府成立天津麒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天津麒麟”),2017年,国防科大将银河麒麟操作系统的独家使用权授予天津麒麟。

  2009年,麒麟工程变更底层技术路线,基于开源Linux技术路线,研制出了操作系统的商业发行版本,并将其命名为“麒麟操作系统”。

  2011年-2015年,麒麟工程在电网及国防领域推广其操作系统,并开始进入云计算和信息安全领域。

  2015年4月,杨老板带着麒麟工程的一众人马成立了麒麟信安,此后,操作系统、云计算、信息安全业务产品的新版本,都在麒麟信安进行迭代演进。

  值得一提的是,杨老板本人也是国防科大计算机专业的博士,还是高级工程师,妥妥的技术流出身。公司的副总陈松政、监事李广辉,也毕业于国防科大。

  公司成立后,2016年5月,麒麟信安申请了含有“麒麟信安”、“KYLINSEC”等字样的商标,并于2017年获得核准。

  不过,无论从中文还是英文来看,麒麟信安的logo都和麒麟系鼻祖银河麒麟十分相似。为了避免混淆,2018年,麒麟信安与天津麒麟达成协议,不再申请含“麒麟”二字的商标。

  作为麒麟工程曾经的参与方以及后来的唯一股东,杨涛在“麒麟”字号使用未受明确限制情况下,成立麒麟信安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毫无疑问也搭了“麒麟”的便车。

上一篇:兴业证券:当下的科创板与2012 下一篇:财经猎豹丨大手笔增减持风起云涌产